top of page

寂寞身後事 千秋萬世名 —— 紀念當代水墨大家尚濤先生(1938-2022)

陶陶居創辦人 許燕 於台北2022年12月30日 歲次壬寅


急景凋年竟接到噩耗,尚濤先生走了!固知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,然而消息來得有點突兀,令人措手不及,竟不知如何表達內心最最沉痛的哀傷!


從去年七月,我就開始積極規劃尚濤先生的數位動畫,希望將他2017年於歷史博物館展覽畫集(1987-2004,50-67歲時的創作)以更活潑的面貌呈現,還記得10月中旬欣然以電話告知即將發表動畫的訊息。在萬事俱備即將完成之際,沒想到先生卻撒手西歸,悲慟悵然之情難以言喻!


猶記三十多年前初識情景,偶然結識,覺得尚濤先生的書畫風格很特別,看一眼就忘不了。接著每月一次的相聚,聽他說明創意表達,得到滿滿的精神能量,他的藝術情操忠誠,思想品德高尚,博學多才,敦厚謙和,幽默風趣,在藝術欣賞方面,給我很多教導和啟發。

《 The Orchid Family 》 Shang Tao 《蘭氏家族 》尚濤 1987

The South Sea》 Shang Tao 《南海 》尚濤 1987


從1986年收藏先生的書畫開始,就鼓勵他創造時代經典之作傳世,承諾將在國家最高的藝術殿堂辦展發表,致力將作品發揚光大。他自我要求極高,創作態度嚴謹,經常在數張完成的作品中挑選一二,其他不十分滿意的作品就揉掉,後改為撕掉。展覽圖錄內124幅書畫作品中,沒有一筆是輕浮的,每一幅書畫,都代表尚濤盛年時期艱辛付出的藝術成就。慶幸這批完美、充實、有光輝的精彩畫作,至今完整保留。


2017 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出版 《大象無形-尚濤畫集》畫冊


2013年經過嚴格審核,終於在2017年在臺北「國立歷史博物館」展覽,並出版了《大象無形:尚濤畫集》畫冊,這是首次把先生的盛年作品,在臺灣藝壇完整介紹,我有一篇展覽圖錄序文〈大塊假我以文章:淺談尚濤畫作的美感經驗和啟發〉,即說明舉辦這次個展的經過與對其作品的感想。如今,哲人已逝,應該好好沉澱、總結先生的藝術成就,以我的了解和感受作為基準,就教各方賢達,不負個人與其交往一世(古人以三十年為一世)的因緣。

《A Sound Sleep in Spring》 Shang Tao 《春酣》尚濤 1988


青出於藍勝於藍

先生1938年生於北京,1957年畢業中央美院附中,1964年畢業中央美院中國畫系。在中央美院就學期間,師事蔣兆和先生習素描與人物、李苦禪先生習花鳥畫、李可染先生習山水畫,這些一流名家給予先生奠定良好基礎,開闊了眼界,此其一;由於本身天賦極高,又肯虛心用功,除了在技巧純熟磨練之外,還有勤練名家書法,飽讀中西典籍,充實了內在文化底蘊,又在觀察大自然之中汲取靈感,化為創作的源頭活水。所以看到先生的作品,不刻意經營筆觸間,張張都有文化韻味在其中,期間意境悠遠,書卷氣味濃郁,姿態橫生,值得細細品味吟詠。所謂「青取之於藍而勝於藍」,先生的作品更是融合上述蔣兆和、李苦禪、李可染三位大家各個優點,而更進一步超越、昇華了。


《 Midsummer 》 Shang Tao 《仲夏》尚濤 1989

大巧若拙

李苦禪先生曾經直言先生書畫「笨拙」,這看似批評的用語,進一步說「笨拙也實在難求。黃庭堅夢想了一輩子仍未能得到」,先生也承認自己「笨」,依此本性發展成自我的藝術個性,進一步提煉到極詣的境界。

《 The Greenish Dragon 》 Shang Tao 《碧龍》尚濤 1990



《 Enormous Flowers 》 Shang Tao 《大華巨實》尚濤 1991


在先生眼中的大自然一草一木,甚至是小動物種種,無不充滿著旺盛生命力。所以青蛙也好,貓兒也好,飛鳥也好,遊魚也好,小雞也罷,都是可以貼近的主體,與人非常親近,頗有大自然物我兩忘的「拙趣」。孟子言「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」這種發自內心的誠懇與仁慈,超越了技巧,所以小至童稚,大至耄耋,俱能有所感動,更不用說不經意流露出的禪境。「大塊假我以文章」,人當如何與自然共處,甚至提升自己的精神層次,這不是藝術最高的境界和追求嗎?


《 Even the Fragrance of Fruits Assails One's Nose 》Shang Tao 《果香也可襲人》尚濤 1989


《 In Between Flowers 》Shang Tao

《華間》尚濤 1989


《 The Charm of Heaven and Water 》Shang Tao

《雲水意》尚濤 1991




中國人的人文情懷

先生的藝術成就,吸納傳統文化為根底,又有創造新猷的精神,換言之,在傳統與現代的接榫,兩者融合非常完善,但基本上仍是我們中國的人文精神。




《 Plentiful 》 Shang Tao

《有餘圖》 尚濤 1990



《 Across the Water 》 Shang Tao

《在水一方》尚濤 1992



我們看他畫鼎,就想到傳國重器,鼎是權力地位的象徵。「鑄鼎」,功能在於新王登基,有改朝換代新時代開始的意義,逐鹿中原,說「問鼎」,足見鼎是權勢極致的象徵。更進一步,衍伸出講求禮樂文明教化,成為古代統治哲學的一部分,強調國家治理「在德不在鼎」,這一整套的文化意義。先生竟能如上所述以大鼎為特有的傳統意象,象徵凝穆厚重,具有不可撼動的權威,卻巧妙由上方配以色彩繽紛之紅白牡丹穿插其間,把冰冷酷凝的氛圍點染成了活潑盎然風姿,稱得上是絕妙的想像,也把古典與現代兩者結合平衡得「恰到好處」。牡丹更是花王,象徵富貴平安,是中國人世代的追求。


我手邊一幅《大器》(1998年)作品,正說明先生根於中華文化產生源源不絕的創造活水。此幅同類作品,在1994年曾經榮獲「第八屆全國美展優秀作品展」獲最高獎展覽會獎,實是實至名歸。


《 Magnanimity 》 Shang Tao 《大器》尚濤 1998



《 Upon Mountains 》 Shang Tao

《群峰之上》尚濤 1992


生活的美學

「萬物靜觀皆自得」,大自然的一草一木、一花一樹,在藝術家的筆下,利用堆堆疊疊濃淡相宜的墨色,雄放盎然的筆意,婉約中有豪放風格,搭配完美,在快徐、枯濕、渲染的筆墨之中,別賦一番生活情趣,歌頌大自然美景,也是我們大多數人童年特有的回憶,回歸自然的終極夢想。好像也在提醒我們:到了工業化時代,重視環保意識,呼應了現實的意義,讓我們重新回到花香鳥語、鳶飛魚躍的自然懷抱。生活也許是瑣碎、一成不變的,但誰能阻止時光流轉、四季更迭、花兒盛開、魚兒悠遊、果香襲人?先生帶我們走進藝術的世界中,化剎那的感動為永恆,生活不再是枯燥乏味而是活潑生動,充滿趣味與生機的,有這麼多值得追求的事物,賞心悅目,怎有時間懷憂喪志呢?

《 The Palace of the Toad 》Shang Tao

《蟾宮》尚濤 1996


《 StarLight 》 Shang Tao

《星光》尚濤 1996




麥克阿瑟說:「老兵不死,只是凋零。」藝術家也是,形體雖逝,精神長存,作品是最好的見證。「哲人日已遠,典型在夙昔」對先生的辭世,我有萬分的不捨!但想到先生一生奉獻給藝術,始終不違背創作的初心,又覺得先生可以無憾!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,作為晚輩、後學,先生書畫的愛好者、收藏者,悲痛之餘,更感覺有責任將我所了解先生的行誼、創作理念、精神,訴

諸文字,一方面表達哀悼之意,更希望是先生精神的傳承,是以為記。

尚濤與許燕 Shang Tao and Hsu Yen 2016

陶陶居創辦人 許燕 於台北 2022年12月30日 歲次壬寅



- 盛年畫作 收藏錦集 -



《 Magnificent Beauty 》 Shang Tao

《傾國》尚濤 1993


《 A Little Rest on Level Sand 》 Shang Tao

《平沙小憩》尚濤 1995


《 The Mood of Autumn 》 Shang Tao

《秋興》尚濤 1990



《 The Charm of Lotus 》 Shang Tao

《荷氣》尚濤 1997


《 A Good Year 》 Shang Tao 《大年》尚濤 1997



《 Mount Jiugao 》 Shang Tao

《九皋》尚濤 1997



《 A Visitor Is Coming 》 Shang Tao

《客至》尚濤 2000



《 Comfort and Ease 》 Shang Tao

《自在》尚濤 2002


《Chorus of Birds》 Shang Tao

《和鳴》尚濤 2003



《 A Place of Quiet 》 Shang Tao

《淨畍》尚濤 1994



《May in Lingnan》 Shang Tao

《嶺南五月》尚濤 2004




《 Taken from embrace- candid》 Shang Tao

《取諸懷抱 坦然》尚濤 1998



《 Gentle breeze and sweet rain-shining moon and cloudless sky》Shang Tao

《和風甘雨 朗月清空 》尚濤 1998







bottom of page